竞技宝app网页

拜登来访前中东政要轮流到访土耳其从“仙人掌”变“香饽饽”?

2022-07-22 10:35:20

  拜登来访前中东政要轮流到访土耳其从“仙人掌”变“香饽饽”?过去一周,沙特王储访问了埃及、约旦和土耳其,伊拉克总理卡迪米访问了沙特和伊朗,卡塔尔埃米尔则七年来首次访问了开罗。与此同时,以色列外长、伊朗外长阿卜杜拉希扬也分别在安卡拉与土耳其外长恰武什奥卢举行了会谈。

  拜登定于7月13日至16日对中东地区进行访问,计划行程包括对以色列、约旦河西岸和沙特的访问。外界猜测,除了寻求能源方面的支持外,拜登政府还将推动以色列与沙特达成关系正常化协议。然而,在拜登上任后的首次中东之行前,地区领导人的“穿梭外交”率先抢了风头。

  卡舒吉案翻篇,埃尔多安“无条件投降”6月22日的访问是自2018年沙特记者卡舒吉谋杀案以来,沙特王储首次踏上土耳其之旅。卡舒吉之死在土沙两个地区大国之间划下了深刻裂痕,穆罕默德原本寻求与埃尔多安达成协议,但遭后者拒绝,沙特因而对土耳其商品发起了事实上的禁运。而直到今年4月埃尔多安访问沙特后,自诩站在正义一方的土耳其终于“无条件投降”。

  根据双方会后的联合声明,沙特与土耳其决心开始一个“崭新的合作时期”,双方讨论了取消贸易限制、可能的货币互换和安排进一步的高级别谈判。

  与沙特和解被视为土耳其与地区国家关系正常化努力的一部分。近几年,雄心勃勃的土耳其采取了激进的外交政策,故其与周边国家一直不睦。除了沙特外,从去年起,埃尔多安还在推动与阿联酋、以色列、埃及的关系正常化,并且已经取得进展。

  此外,经济利益也起着驱动作用。沙特是土耳其商品的重要市场,沙特结束与土耳其的非正式贸易禁令有助于缓解土耳其的经济压力。由于国内通货膨胀恶化,里拉持续疲软,外汇储备有限,埃尔多安一直在向地区领导人求援,以期在明年总统大选前让土耳其经济回暖。

  另一方面,土耳其的大部分天然气进口都依赖俄罗斯。埃尔多安曾警告称,假使土耳其像其他美国盟友一样,因为乌克兰危机就切断俄罗斯能源进口,土耳其经济将遭到二十年来最严重的打击。在俄罗斯能源出口的未来尚不确定之时,土耳其避免与沙特发生冲突是保后路的选择。

  然而,根据两国发布的联合声明,有别于此前的阿联酋,沙特没有官宣对土耳其的任何直接财政支持。有分析称,尽管埃尔多安对沙特王储表现得热情有加,但是互信仍然是一个问题。不过,国防与安全问题被视作土沙两国最大的共同关切。据报道,在访问期间,穆罕默德还与土方讨论了采购土耳其军用无人机的问题。

  “仙人掌”收敛锋芒沙特王储此行还被认为是要拉拢土耳其制衡伊朗。沙特明白,随着美国战略重心转移,中东的地区事务不再可以如之前一般分散美国的注意力,除了在以色列的安全问题上,美国在中东和海湾地区的参与不会像从前那样深入,土耳其则成了不可忽视的一股平衡力量。

  沙特王储前脚刚走,以色列外长拉皮德便抵达安卡拉,两国达成了恢复大使级外交关系的初步协议。此外,拉皮德还称赞土耳其近日协助挫败了所谓的“伊朗行动”。据称这是伊朗方面对最近几周以色列疑似暗杀伊朗高级官员及科学家行动的报复,但土耳其政府在公开场合一直很谨慎。

  过去一年中,原本在地区问题上锋芒毕露、逢人必怼的中东“仙人掌”土耳其,主动向其“宿敌”们伸出橄榄枝,以色列与伊朗也在土耳其修复关系的名单上。送走了拉皮德后,安卡拉又迎来了伊朗外长阿卜杜拉希扬。据报道,阿卜杜拉希扬与土耳其外长恰武什奥卢讨论了伊朗与土耳其之间的“全面长期合作”,恰武什奥卢也公开对伊朗表示支持,反对对伊单方面制裁。

  伊朗有理由担忧土耳其与以色列的走近,除此之外,伊朗也不得不防备土耳其在叙利亚、伊拉克的潜在行动。土耳其近日已多次威胁要对叙利亚北部的库尔德武装开展新一轮军事行动,其今年早些时候对伊拉克库尔德武装开展的军事行动也仍未结束,伊朗担心土耳其通过促进伊拉克库区政府和逊尼派组成统一战线来限制伊朗在伊拉克政治领域的影响力。

  土耳其《每日沙巴》6月27日的一篇社论指出,沙特王储与伊朗、以色列外长的访问不仅体现了土耳其正常化政策的具体成果,还展示了土耳其在地区权力平衡方面的作用。“安卡拉与以色列和海湾国家的正常化不会损害包括伊朗在内的任何第三方的利益,土耳其反对在中东地区出现意识形态或宗派集团,也不希望任何单一的地区权力对其他国家构成威胁。”这篇社论指出,任何重塑地区格局的企图只会助长冲突和敌对行动,“安卡拉希望成为为地区创造安全与稳定的平衡因素。”

  在沙特王储高调访问的同时,伊拉克总理卡迪米也抢在拜登来访前悄然开始了自己的穿梭外交。6月25日,他在德黑兰会见了伊朗领导人,一天前他访问了沙特。卡迪米的意图显然是为了恢复沙特与伊朗之间的关系正常化谈判,此前,伊朗曾以“实质性进展有限”而单方面暂停会谈,这一时间也恰逢恢复伊核协议的维也纳谈判陷入僵局。

  卡迪米的调解努力得到了美国、俄罗斯、伊朗和沙特的共同支持,而各方有各自的理由。伊朗希望向美国展露出致力于地区冲突降级的一面,这也响应了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近日向伊朗提出的确保海湾地区安全与稳定的呼吁。沙特通过关系缓和巩固也门的休战成果,更有希望在永久政治解决也门危机方面取得进展。

  拜登的来意拜登将于7月13日开始中东之行,从以色列开始,然后前往约旦河西岸南部的基督教圣城伯利恒,在那里他将与巴勒斯坦权力机构主席阿巴斯会面,然后他将抵达沙特出席海湾合作委员会峰会。

  拜登宣布上任以来首次中东之行,吸引了各大媒体的注意力。尽管美国普通选民传统上并不关心外交政策,但创下纪录的油气价格还是在今年的美国中期选举前引发了民众质疑。

  俄乌冲突推高油气价格,拜登多次派遣高级官员前往包括沙特在内的海湾地区,要求欧佩克+取消与俄罗斯先前达成的协议,增加石油产量。然而,这一请求不止一次遭到拒绝,拜登对沙特先入为主的态度被认为是主要原因。在“人权外交”驱使下,拜登在2020年总统大选前曾誓言要让沙特成为“贱民”——现在油价飙升了,拜登的态度也变了。正如他对“挟持”北约要价的土耳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一样,他现在心甘情愿地赶往沙特与曾经“最不愿见”的人会面。

  不过白宫坚称,石油并不是拜登此行的访问重点,拜登本人也在6月12日表示,此次访问“与更大的问题有关”。这确实可能是事实,因为7月的这次访问不太可能对降低油价产生多大作用。在近日的G7峰会上,法国总统马克龙被媒体捕捉到正告诉拜登一个“坏消息”。他称自己与阿联酋总统穆罕默德通了电话,后者表示阿联酋目前的石油生产已处于最大产能状态,而沙特的产能也在接近极限。

  乌克兰危机、全球能源与粮食危机、恢复履行伊核协议的谈判摇摇欲坠,这些都是促进美国改变对中东的地区政策并重建与传统盟友关系的因素。这时的沙特处于优势地位,这也是为何沙特在拜登来访之前做出了高调出访的姿态,这一系列访问对加强地区共同立场至关重要。

  中东也正经历着危机朝正常化的过渡,除了关键的安全和国防问题外,各国更关注的是和平与经济两大支柱。近日阿联酋与以色列在埃及签署的自由贸易协定,以及约旦、阿联酋和以色列在迪拜签署的能源置换水资源协定都反映出了这种变化。

  美国认识到了,且乐见这一点。这也是为何至今拜登从未试图推翻过曾被诟病的《亚伯拉罕协议》,反而想让其走得更远。2020年,在美国前总统特朗普牵头下,阿联酋、巴林与以色列达成了一份名为《亚伯拉罕协议》的和平协议,意在“承认阿拉伯和犹太人民是共同祖先亚伯拉罕的后裔”,并在此基础上实现和平。数周后,摩洛哥与苏丹也纷纷效仿。

  美国新闻网站Axios报道称,白宫消息人士透露,在拜登出访之前,白宫一直在制定以色列与沙特之间的正常化路线图。一位不具名的以色列高级官员表示,他预计在拜登之行期间以沙关系正常化不会取得重大突破,但允许以色列航空公司使用沙特领空的协议将接近达成。